武夷山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经济超级生命体是怎么回事 精选

已有 2353 次阅读 2021-9-9 10:03 |个人分类:书评书介|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经济超级生命体是怎么回事

武夷山

(发表于2021年9月9日《中国科学报》)


2020年10月,施普林格出版社出版了美国得克萨斯大学能源研究所助理主任Carey W. King(凯利·W.金)博士的著作The Economic Superorganism:Beyond the Competing Narratives on Energy, Growth, and Policy(本文作者译为“经济超级生命体:超越关于能源、增长和政策的相互竞争的叙事”)。作者认为能源、增长和政策间的基本关系是:能源驱动着经济,经济学给政策提供信息依据,而政策影响着社会结果。

金博士在书中论证说,现代全球经济体是个超级生命体,因为它与自然界中的蚁群或其他超级生命体类似,必须不断消耗能量才能维持自身。面对能源供应的制约,全球经济体像蚁群一样会限制自身的食物供应。

另外,生物界的演化过程和资本主义经济体开拓新的国内外市场的方式也有很多共同之处。全球经济与超级生命体的最基本共性在于,二者都是有限的自然界之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因而从根本上说是不可能永远增长的。

本书对占据着如今公共话语权的各种能源和经济学叙事进行了深刻的、数据驱动的考察分析。金在第一章里指出,“本书的目的就是要说明,物理局限对我们的社会结果,尤其是经济结果之影响程度超出我们的想象”。为此,他考察了人口、债务、收入分配和基础设施等变量的变动趋势,以阐明能源是如何影响经济增长和物理增长的。

本书还努力对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工资与收入不平等状况提出了“基于物理学”的解释,简明扼要地告诉读者如何将系统思维应用到能源和经济领域。

金是经济物理学学者,喜欢用物理学理论和方法分析经济现象。有一个理论叫最大功率原理,是美国数学家、物理化学家和统计学家A.洛特卡(没错,就是图书情报学界所熟悉的那个洛特卡)于1922年提出的。该原理说,比较善于从所处环境中萃取能量的生物体有较大的机会生存繁衍。金认为,这个原理也适用于经济。

另一个在经济物理学中大显身手的物理学原理是热力学第二定律,说的是能量流动时总有一部分耗散为废热。不过,与传统经济学不同,经济物理学不是采用“熵”这个概念,而是采用“㶲”的概念,它指的是能量流动当中没有耗散为废热、可供使用、可以转化为其他能量形式的那部分能量。

能源与经济的相互作用方面有很多谬误认识(或曰叙事),作者在第一部分花了不少力气从论辩修辞中梳理出科学与事实。作者指出了一些熟悉的叙事之优点、缺点和常用然而错误的论证策略。

金采用数据和图表说明,生态限制早就在发挥作用,只是人们很少认识到这一点。他强调的事实之一是世界人口增速的减缓,这又导致高收入国家的人口老化。西方国家还出现了经济增长率下降、债务占GDP的比重不断攀升等现象,原因是它们的能源消耗在下降。另外,近年来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低利率环境,美国的基础设施严重老化。

哪些趋势或现象与经济发展受到的生物物理限制有关,一时还弄不清楚,但作者强调,要想把握这些关联,就得采用系统思维。

经济体和生态系统这些复杂系统有着大量的组元,组元之间以不可预测的方式发生着互作用,这就产生了突现性质。突现的特性或行为是个体组元不具备、整体系统由于其组元之间的互作用所表现出来的。

作者举了校车的例子。轮子是校车的部件,但是单有车轮是不具备载运学生的功能的。载运学生这一突现性质是车轮、引擎、刹车系统和其他许多零件组合起来的效果。突现的例子还包括:股市崩盘、海洋死亡地带的出现、地球气候对人为活动导致的全球升温之日益敏感,等等。由于人们较普遍地缺乏系统思维能力,面对种种突现就会手足无措。

金讨论了关于世界能源和经济状况的两种对立的叙事。关于能源的两种叙事:化石燃料有前途、可再生能源有前途。关于经济的两种叙事:技术乐观主义、技术现实主义。对于辩论的双方,金该肯定的就肯定,该打板子的就打板子。

一个特别有趣的类比是,经济物理学家认为,货币交易与收入分布同气体分子的行为很像。美国的数据表明,97%以上人口的收入分布与玻尔兹曼—吉布斯分布相当吻合。

在讨论解决方案时,金指出,由于经济增长受到生物物理制约,那么就要承认,我们解决当前危机的能力也是有限的。金讨论了一些错觉,其中之一是“信心错觉”:只要我们对技术、市场、人类的聪明才智和我们自身保持信心,经济就总能增长。他认为,关键信息和知识要比盲目的信心更重要。此外还有资助错觉、自由意志错觉、政治意志错觉、解耦与服务错觉等。

本书结论部分涉及经济超级生命体的未来发展将面对的诸多主题,包括:将经济增长与经济平等加以平衡的必要性;经济超级生命体能否虑及未来几百年间的气候变化对人类带来的威胁;绿色新政能否通过大规模的可再生能源建设来解决不平等问题;前述建设产生的资本应该由私人拥有还是公共拥有,等等。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是否应该做出计划安排来应对经济增长的终结?这样一种计划会是什么样子?”

金博士想把本书写成通俗作品,但涉及那么复杂多样的主题,一点学术腔都不带也难。但书评者普遍认为,本书基本做到了深入浅出、雅俗共赏。

《中国科学报》 (2021-09-09 第7版 书评)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1557-1303463.html

上一篇:译诗一首:如今我不想做医生
下一篇:论文评审意见汇总(53)

7 李宏翰 周忠浩 黄永义 杨正瓴 王安良 魏瑞斌 雷奕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2 02: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