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闲话科研“赶” 精选

已有 5233 次阅读 2021-11-27 09:19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所在机构,2021年的科研统计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也更为繁琐一些(需要填写的字段很多,还需要提供电子版、纸质版、收录证明等)。11月初就催着按规定的时间节点完成统计任务。按照出版常规,实际上多数期刊2021年还有一期或两期尚未正式出版,有的期刊可能还存在拖期现象,比如2021年的最后一期,正式出版时间可能会是2022年。假如是需要出具收录证明的,收录通常是滞后一些的,年尾出版的,很可能需要到2022年才可以知晓是否收录。统计意味着什么?数果子,代表着奖励性绩效或科研工作量。或多或少给我带来了一定的紧迫感。

    回顾2021年,我的科研感,真是特别地“赶”。年初是忙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申报的事情,需要认真按照科研管理部门的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完成规定任务。其中饱含着紧张、焦虑、忐忑等复杂情绪。虽然是“老运动员”了,但是远远没有稳操胜券、气定神闲地气象。也许是因为“越老”越“期待”之故。提交申报书,并未完事,密切关注申报进展。啥时候通讯评审,啥时候会议评审,自个有没有可能通过通讯评审,有没有可能获得立项?获得了该怎么办?没获得该怎么办?获得了,该布局,如何实质性展开研究,按照规定时间节点完成规定任务,争取如期结项;没获得,还得认真考虑“从头来过”。无论如何,获得了比没获得更酸爽。今年的立项结果公示比往年来得更晚一些,意味着等待的过程更长一些。知道自己没有立项,还想知道是否自己通讯评审这关是否过了?后来,了解到没过。没过,心情更难过,过了,似乎可以得到一丝安慰,看到了曙光。上述,全过程其时挺“赶”的,谁经历谁知道。

    关于科研项目申报,我算是有两手准备的。这多少会导致更“赶”。岗位聘任环节,对科研有更多感知或认知。论文等级、成果类型、科研项目等级、科研奖励等级……“算与不算”“怎么算”,事在人为。2021年6月,进一步了解有关职称评审条件,按照有关算法,我发现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或者说努力方向搞错了,还得撸起袖子加油干,找差距补短板,我还需要努力多发论文,发“高水平”论文。或许我算是够努力的,利用暑假“全力以赴”,完成了一篇投稿。一篇是约稿,另一篇是常规投稿。约稿那篇经历了两个月审稿退修过程,被录用;常规投稿那篇,经历了近三个月审稿退修过程,目前在终审环节,尚在等待最终结果。录用之后,何时能刊发,也是比较关注的,大家都能明白,最好是在“更有用”的时间点。

    我作为一名高校图书馆员角色从事科研工作,优劣势并存,劣势更突出一些。比如相比“学院派”“学界”,我更多地属于“少数派”“业界”,许多事情需要“亲力亲为”“摸着石头过河”。我的科研“赶”,某种意义上还有几分责任感在其中。比如像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申报,是限项申报,得到了申报机遇,就得格外珍惜。

    我时不时会接到一些求助,参与解答有关科研方面的困惑。其实,我自己也是种种困惑相伴相随,几乎是时时刻刻在向师友或文献寻求解答或指引。有时候,有些求助显得格外紧急、焦急,囿于精力和能力,我很难帮上忙。当前的大环境,“发表难”是比较客观的。如果“眼高手低”,期待“多快好省”获批大项目出大成果,属于小概率事件。我自身的感受是,想做点“有用功”,需要做足“无用功”。如果说我在科研方面有些许成绩,可以说我下的都是“笨”功夫,我从2005年1月开始写博客至今,或许从我的博文,可以更好地了解我有多笨。不怕您笑话,我的好些博文,实际上算是“深思熟虑”的,耗时耗力的,我之所以坚持,那是因为我至今仍傻傻地认为:假以时日,那一定会是有用的。我先后出版过5本博客书,均是常规出版,且其市场反响,个人认为在当前看是属于比较好的(参见:图谋与博客书.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213646-1292302.html)。

    到了我当前这个年龄,对科研或者科研追求,理应有着更清醒的认知。为何?何为?理想境界是:为我所欲,为我所乐,为所欲为。现实处境是:或多或少属于“追名逐利”,跟着感觉走,身不由己。尽管如此,科研“赶”或许也属于我等的幸福感,且行且珍惜,边走边干,走不动了,也就干完了,最好是干完了再走。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213646-1314079.html

上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394期 20211126)
下一篇:元宇宙学习笔记

23 陈新平 尤明庆 武夷山 李宏翰 张述文 朱林 徐耀 郑永军 周忠浩 赵凤光 贾玉玺 宁利中 刘欣 张鹰 陈万浩 黄永义 张晓良 李学宽 李毅伟 许培扬 刘继为 郁志勇 汪运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9 18: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