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结核病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根除传染病-人类正在取得进展! 精选

已有 3387 次阅读 2021-7-24 13:36 |个人分类:防控战略|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根除传染并不容易,但人类正在取得进展。

1980年5月的世界卫生大会正式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已根除天花

2011年5月牛瘟被正式宣布为全球第一个被彻底根除的动物传染

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努力目前正在进行中,已经接近尾声

人类要根除的下一个人类传染病麻疹,下一个动物传染病羊瘟

 

10年前,2011年5月牛瘟rinderpest被正式宣布为全球第一个被彻底根除的动物疾病,牛瘟是继天花之后第二人类根除的传染

控制牛瘟的努力始于18世纪,但牛瘟疫情仍一直在继续。20世纪20年代在比利时曾发生牛瘟再次爆发,从而导致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成立。在20世纪下半叶,全球更加协调一致的努力最终导致了牛瘟的成功根除,最后一个牛瘟病例于2003年在毛里塔尼亚被确认。

参与根除牛瘟的工作人员将成功归功于一系列控制方法,包括诊断、监测和疫苗开发和供应

1945年到2011年,全球根除牛瘟规划的费用估计总共55亿美元。这听起来是一大笔钱,但与牛瘟本来会造成的损失相比,这实际上是很划算的。例如仅在非洲,在1982-84年两年内,牛瘟造成的损失估计至少为10.2亿美元。

可以理解,根除疾病并不容易,但在人类医学和兽医医学领域都取得了重大进展。在人类医学领域,天花是第一种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种在全球范围内被彻底根除的人类传染病。1980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正式宣布已在全球范围内消灭天花。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努力目前正在进行中,已经接近尾声人类要根除的下一个人类传染病是麻疹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总干事Monique éloit承认,OIE/WHO/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提出的到2030年消除人畜共患的犬类狂犬病的“一个健康One Health)”目标,到2030年可能无法实现,但事情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例如,在全球狂犬病发病率最高的印度,其果阿邦(印度面积最小的一个邦)刚刚被宣布为狂犬病控制区。果阿邦成为印度第一个没有狂犬病的邦,该邦在过去三年里没有报告过一例狂犬病病例。

狂犬病目前还只能消除eliminate”而不根除eradicate因为众所周知,从蝙蝠种群中根除狂犬病是一个大的挑战,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没有实现的可能然而,消除犬类引发的狂犬病被认为是可行的,而且由于99%的人类狂犬病死亡是因犬狂犬病而引发的,只要消除了犬狂犬病就可基本消除人的狂犬病。2030年的狂犬病消除目标通过消除狗中的狂犬病而将人类狂犬病死亡人数从每年数万人减少到零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粮农组织的目标还包括2030年消灭羊瘟Peste des Petits Ruminants, PPR, 也称小反刍兽疫羊瘟在绵羊、山羊和其他小型反刍动物中死亡率很高,因此其影响可能是毁灭性的。羊瘟与牛瘟密切相关,长期以来也被认为是一种可以根除的疾病。

狂犬病和羊瘟具有不同流行病学,对人类社会造成的危害程度不同,意味着根除和消除方案的细节将有所不同。但是根除牛瘟项目的成功确实为下一步的行动指明了方向。

如果你不能发现或检测一种疾病,控制它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诊断和监测必须成为任何根除计划的基石英国皇家兽医学院及其合作者最近在跟踪羊瘟流行情况方面取得了良好进展,特别是在野生动物和非典型物种中,这是为在所有受影响物种中控制羊瘟提供信息的关键。

社区参与和合作狂犬病控制规划占有重要地位,这些规划成功都离不开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社区的密切合作。

然而,也许最有效的控制方法是接种疫苗,因为它打了疾病传播链,使无传染病区域得以建立和巩固

但这可能在真空中发生的,正如我们在全球推出新冠肺炎疫苗时所看到的那样。社区的信任、有效部署和积极监测新变异以检查疫苗效力都是成败的关键

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造成财政困难,很可能会有压力减少控制其他传染病的资金,认为其他传染病的控制反正是可以很快取得成功的。正如在根除牛瘟的过程中所显示的那样,这样做可能使其他传染病的控制功亏一篑,从而在经济上造成更大损失,不利于人类和动物种群的长远利益。挤占这些传染病的防治经费的做法是不明智的,应该加以抵制。

参考文献:

Suzanne JarvisTowards disease eliminationVET RECORD1891):310/17 July 2021 https://doi.org/10.1002/vetr.676.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347754-1296793.html

上一篇:狂犬病疫苗接种:可以更换疫苗品牌或接种途径吗?
下一篇:不应当因病毒在暴发流行中发生变异而恐慌

12 黄永义 彭振华 许培扬 王庆浩 檀成龙 郑永军 杨正瓴 刘山亮 王安良 陆仲绩 聂广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7 16: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