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神的微光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starofresearch 教学无止,教学相长。

博文

加国三年记续:悬浮者2021 精选

已有 3019 次阅读 2022-1-23 16:52 |个人分类:日记|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许多人都羡慕旅行,可是我敢打赌,真正喜欢旅行的人并不多。
 
真正喜欢旅行的人应该是,没有了色彩明艳的风景,没有了到此一游的照片,没有了舒适的住宿或便利的交通,依然欣然前往并驻足欣赏一个陌生地点的人事物的人。
 
真正的喜欢是洗尽铅华之后的。
 
一切可以被消费的爽,可被拿来炫耀满足虚荣心的附加物都消失之后,你还会愿意去一个和你原本没有任何联系的地方,才是纯粹的喜欢旅行。
 
否则,旅行充其量是一种日常生活无处释放的情绪的一个集中异地排解。
 
都市生活是现代人类急速进入的一种生活方式,它让人类的很多情绪被迫压抑,不得不排解。排解的方式有很多种,旅行就是其中一种。
 
我也不例外,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伪装者,从未喜欢过旅行。心有牵挂怀念生活,是我在旅途中常常冒出来的想法。
 
扯远了。不管怎么说,回国后我又匆匆上了路。
 
上路的动机至今也没有弄清楚。是想去把握另一座城市的工作机会,还是想去探访一下从未到过的小镇,又或是想单纯地和老同学叙叙旧,还是想逃离在家的生活。可能兼而有之。

出走之后,最大的感悟便是,没有哪里比哪里更好。
 
在大城市里的同学早出晚归过着为KPI奔忙的生活,小城市的同学过着稳稳当当确定性极强的生活,各自有各自的美好。二者的生活并不折叠,无从交换。而这两种生活也将人们的个性也塑造得各不相同。边界需求极强和情感需求极强是两个很难相容的交往模式,效率优先还是情绪优先让不同的人们在交往之中很快就能分辨出彼此的偏好模式。
 
当大城市里人们坐在咖啡厅里的时候,不仅需要讲究品类风味,还要说出三六九等高低贵贱,且要真心相信世上绝顶之高级都在自己身边,这是大城市里人们避开情绪化,在小心而理性地谈话碰撞中,独一份需要捍卫的尊严;而另一边在小城市里,一个有噱头的奶茶小店就足以让人心生好感,喝着酒就着故事和故事的故事不论真假聊上半天,把杂揉的生活情绪付诸其中放大再放大然后不需理性地归于空,才是小城市里独有的生活调味剂。
 
而我过客,是听者。从15岁开始,我就习惯了在另一座城市当过客,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身份还是过客,是故事的聆听者。
 
严飞老师给我这样的人送了一个很形象的词,悬浮。在城市中悬浮。
 
最近几年我大概是最适合这个描述的悬浮者,在因为疫情政策和工作需求的行程里,在不同的地点反复横跳,也反复隔离,并反复和飞机上的乘客建立起了比过去飞行更近的联系,更反复听了比以往乘机多许多的故事。老一代移民的艰辛,移二代的纠结,伴读父母的心塞,国运、家运,个人选择在疫情伴随的时代变局里紧密联系又生出各种悲欢离合。
 
我来不及消化听到的一切,也来不及把一切写进故事里,因为生活给我也开出了一个难题。
 
当你在香港,总是会有人来问,你要走还是要留?
 
而当你是悬浮者,面对的是更难的问题,你将怎样结束悬浮最终落地?
 
我在旅途中分析自己,猜想自己究竟会意欲在什么样的情境终于落脚,不再当过客。
 
一份工作应该是最好的落地途径。不过在走过很多城市之后,我对此非常怀疑。无论现存的稳定工作多么普遍,事实上社会正在经历大面积的工作和人的解离,这样的风不知会刮多久,但必定会刮到很多地方,吹散市面上大部分关于稳定的幻想。
 
某个瞬间,我领悟到家庭是社会最大的锚定点,有了定居所生活圈及有了下一代,人才会真正地安定下来,或者说不管遇到任何困苦都愿意守住,不再离开一个地方。
 
可是如果确定了锚定点,便要下定决心走出悬浮的舒适区。
 
悬浮很舒适。可以肆无忌惮对每个有固定生活的人品头论足指指点点,可以嘲笑每一个人在具体情境中的软弱而不负责任,可以在所有人的故事里共情无处安放的情绪而又迅速抽离,可以麻痹自己人生的很多麻烦你都可以敬而远之。。。
 
但悬浮总是少点什么。生活本来也就是戴着镣铐跳舞,背负重量前行。没有负重的路程即使走很长,回忆也不会有太多幸福。
 
当开始思考落地的问题时,悬浮就变成了两难。
 
听得故事越多,越明白结束悬浮面临的不光是单身狗脱单的问题,而是人生海海,由此岸到彼岸如何摆渡的问题。要先有船,也要有人,且船上的人应有摆渡技术,更重要的,要有无论风险多大都一起渡河的信心和决心。这个时代有很多人宣称一个人也可以过河,其实不然,大风大浪来临的时候,船上有人陪伴共度难关的旅程可能才是过河的意义所在。
 
有时候,担心自己的船太小看起来风险太大,会拼命装饰吆喝自己有一艘大船;有时候,看到远方驶来一艘看似坚固的大船,又拼命地想要挤上他人的大船;可能当真正登上他人的大船,才发现大船已失去了平衡,似乎还是回到小船更安全。
 
也许没有谁的船是更安全的,过河本来就是必然要冒险的,风浪的存在是必然的。

你只能在自己摇摇晃晃的摆渡中,邂逅那个人,告诉他,我有一艘小船,摇摇晃晃不算太安全,但是也许我们一起可以造一艘新的船,结合我们的智慧,让它有能力抵御尽可能多的风险,无论未来遇到什么,我愿意和你一起修补这条船,挽救这条船,直到我们抵达彼岸。


后记|

 

我在2021悬浮中第一次对生活的不确定性产生敬畏,也在其中感受到了人本身带来的力量。这一年,我走过很多歧路,盲目乐观,过分坦诚,过分保守,口不择言,大部分时候没有扮演好一个社会人的角色。但也是肆意的,真诚的,快乐的,是没有沉溺情绪,当断则断,不留退路的乐天派。不过更重要的是,在悬浮的过程里,我重新认识了自己,重新了解了我出生的这片土地,重新审视了身边的人物事。
 
我一直觉得我这艘小船摇摇晃晃不太安全,但是因为有很多人的存在,平安驶到了今天,有点小幸运!

< 本文同步发表于微信公众号Star走神观想笔记 (stardaydream)。未经同意谢绝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公众号联系,可扫描下方二维码>

image.png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889891-1322310.html

上一篇:加国三年记:因疫而变,进击的生活小白
下一篇:一月,和开端一样

6 张士宏 史晓雷 鲍海飞 黄永义 赵生辉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4 20: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